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毕业论文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2-07-29  


  原标题:投资人投准10%的项目就够,但体育产业只有5%投资赚钱专访欧迅体育董事姚振彦

  洞察体育力量,把握产业脉搏!体育大生意第937期,欢迎关注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12月28日下午四时许,新三板上市公司北京欧迅体育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公司副总经理姚振彦离职。彼时,姚振彦正在上海和体育大生意记者面对面交谈,告别并不意味着结束,相反会是新的开始,但此刻的姚振彦似乎更愿意与体育大生意分享自己在过去一两年中的感悟。

  姚振彦于1974年1月出生于上海,父亲是著名的上海体育学院院长姚颂平,他也在上海体育学院拿到了新闻系体育新闻专业学士学位。刚毕业的几年,他在上海文广集团干过记者、编辑。

  ▼2003年,A3联赛上海会议,朱晓东(右)和姚振彦带日韩秘书长参观俱乐部

  2004年他来到北京担任众辉国际体育管理有限公司事业发展部总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贩卖足球人口”,做足球经纪人,“李毅是我公司旗下的签约球员,我的任务就是送他们去欧洲踢球。”那两年,他的办公室就在中国足协隔壁。

  后来又辗转过两家公司,2006年到2007年任苏州趣普仕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总经理,2007年到2008年作为北京神州星源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直到2009年2月,他加入了北京欧迅体育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担任副总裁。过去的8年时间,“姚胖子”和“Shoto(欧迅体育总裁朱晓东)的重量级组合也是体育圈耳熟能详。

  这8年里,欧迅体育的大大小小业务姚振彦基本都有参与,大到大的赛事版权的竞标,小到一个合作的发布。姚振彦在整个体育圈丰富的人脉关系也为欧迅体育创造了众多体制内合作机会。过去的2015年,姚振彦在短时间内连续4次前往新疆,考察新疆体育产业市场,并迅速与新疆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签订了合作协议,他们还拿下了新疆两博会(2016中国体育文化博览会、中国体育旅游博览会)合作运营商的身份。此外,他还参与了跑步等众多赛事落地的重要任务。

  28日欧迅体育官方公告中表示,“姚振彦先生因个人身体欠佳以及继续求学深造的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姚振彦目前持有公司股份1,370,000股 ,占公司股本的2.8542%,姚振彦辞职后继续担任公司董事至本届董事会任期结束。

  作为一个体育圈耕耘20余年的老兵、作为一个与欧迅体育相伴8年的战友,姚振彦的辞职让人颇感突然,就连他自己也坦言,从萌生想法到最终敲定只花了不过3天时间。究其原因,姚振彦道出一句“太累了”,当很多从业者被体育产业大潮刺激的愈发亢奋之际,姚振彦的反应令人意外,他甚至认为体育产业的迅猛发展恰恰带给了自己困惑,让自己想暂时停下脚步。

  “大批的资本开始涌入这个圈子,但资本没有方向,与此同时,产业中的人也盲目扩张,但并未找到健全的商业模式,往往只是在追求公司账面上单纯的流水……”姚振彦喜欢在商言商,他直言不讳当下体育圈内95%的投资都不赚钱,这意味其中存在难以克服的问题,“对于投资者来说,差不多10%到15%投准了就足够了,但不能允许这个比例在5%以下,现在确实到了该冷静一下的时候。”

  对于一个资深从业者而言,姚振彦冷暖自知,“体育一直被认为是朝阳产业,但过去很长时间都没好过,在国内做一家俱乐部不完全是一个简单的商业行为,充满了公益色彩;做一项赛事,你不仅要B2B、B2C、B2VC,还要B2G(政府),这其中就存在太多需要磨合的地方,现在体育产业热了,我们看到的又是IP的越追越高,投资人想要什么,盈利模式在哪里,却很模糊。”

  从上海体育频道到上海中远俱乐部办公室主任及上海黄金田径大奖赛官员,到姚之队再到欧迅体育,姚振彦在体育圈摸爬滚打,接触了不同的团队,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对于体育不可谓不熟稔,但他发现中国的体育产业有太多需要摸索的地方,比如,照搬欧美发达国家并不实际,“没有哪个国家互联网与体育产业走的如此之近,拿美国来说吧,它不再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很多方面都趋于稳定,移动互联网远没有中国发达,这是中国的优势,但这条路需要自己来走。”

  再比如,一些互联网体育公司在盲目追求内容的观看人数,姚振彦很直接地喊出“人数并不重要”,“人数不等于用户,球迷不等于支持者,因为后者才能带来消费,实现变现。”姚振彦拿欧迅体育为山东鲁能俱乐部做的网络社区打了个比方,“总共有46万人,都持有鲁能俱乐部的电子会员卡,这样的人群就非常精准。”

  在国内,欧迅是一家长于商业赛事运营的体育公司,此间姚振彦也不吝抛出干货,“都说商业赛事不赚钱,的确,场租、出场费比较昂贵,但打个比方,LV在中国卖的价钱和在法国能一样吗?”说笑归说笑,姚振彦指出关键还是在于你有没有找到符合消费者需求的赛事,“中国消费者需要的赛事基于两个原则:最好的和最近的。2012年曼联在上海的比赛我们是盈利的,2011年意大利超极杯也就是米兰德比,操盘的公司(合力万盛)也赚钱了,但如果换成尤文图斯打拉齐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必须寻找到最顶级的球队,这是‘最好的’。所谓‘最近的’,比如身边的比赛,身边的人参与的比赛,很多红火的社区比赛、校园赛事就属于这个范畴,当然,在上海,你可以把申花、上港的比赛也归于此类。”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准备在校园赛事和业余赛事中发力的公司,姚振彦也提了一个醒,“校园赛事或者业余赛事能否办好都有一个先决条件,必须围绕成熟的职业联赛展开,如果没有职业联赛形成的氛围,没有群众基础,恐怕很难真正打造一个成功的业余联赛。比如美国,四大体育联盟发达了,篮球、橄榄球、棒球和冰球才能在校园里如此红火。”

  姚振彦强调了职业联赛的重要性,职业联赛可以影响体育迷,激发体育消费,由此他大胆地提出“棒球、橄榄球、冰球这些赛事当下在中国没有成功的可能”,因为没有形成职业联赛,相反,在足球和篮球之外,“羽毛球会是一个值得开发的洼地。”

  姚振彦不喜欢天花乱坠讲故事,在体育产业中,他始终认为to C的模式好于to B,而在to C中,健身培训和赛事门票依然是会是当下乃至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最有效的利益增长点之一,“现在全民健身强调了健身培训这一领域,至于赛事门票,观看赛事是一种精神需求,无论在什么阶段都是一种刚需。以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来说,除了下饭馆,看电影、看比赛就是最重要的消费。”

  不过体育赛事门票难卖一直是国内体育行业中无法回避的一个尴尬,姚振彦认为很重要一点在于大多数体育赛事还没有被老百姓当作商品来看待,“这需要一个意识的转变,现在上海德比能卖出高价,苏宁与恒大的超级杯能卖出高价,人们潜意识中认可这样的比赛是一种商品,但其他一些比赛还不具备这样的价值,我愿意把这当做体育产业发展不同阶段必然出现的问题。”

  与姚振彦交流,你能清楚感觉到他的缜密,一些微小细节都能让他咀嚼出味道,“大连一方的比赛,我们做过调查,75%的球迷都是90后,但实际比赛中我发现观众大多数是年长的球迷,当时感到很疑惑,一询问,原来赛事门票没有网络销售,全部需要去实体店排队,年轻人少就不难理解了;反观中国队在香港的比赛,现场几乎都是年轻人为主,香港的老球迷很多,但问题在于售票系统只支持网购……”

  一个多小时的攀谈,姚振彦对于体育的热爱显露无疑,当下的离职他个人也心情复杂,第一时间他的朋友圈上发出了“最近的近八年时间里有你长情的陪伴,超越最美好的告白,谢谢……”表达了对欧迅体育的不舍,但一天后他与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的笑侃中也写道,“江湖没我,怎么还是江湖。”

  离职后的姚振彦准备做什么?面对体育大生意,他很诚实地表示,“不会离开这个圈子。”我们也在等待着“第二只靴子”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