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教学文档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1-26  


  讲述全面小康德州故事,德州市广播电视台融媒体中心派出多路记者,蹲点一线采访,用脚步丈量土地,用镜头记录变迁,用思考触摸时代脉搏,用鲜活语言讲述温暖故事。

  习总书记指出,农业农村工作,说一千、道一万,增加农民收入是关键。陈绪勇是宁津县柴胡店镇王世英村党支部书记,三年来,他带领乡亲们养殖泥鳅,将昔日穷村发展成为全市最大的泥鳅养殖基地,让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实现了衔接。

  初冬,寒风凛冽。在宁津县柴胡店镇王世英养殖基地,几名工人在冰冷的鱼塘里忙活了半天,但泥鳅的入网率太低。约好的采购商就要来了,这让村党支部书记陈绪勇有点着急。“咱去年有的时候一个长笼六七百斤,那些个地笼赶不上这一个长笼。”说完,老陈一头钻进了办公室,开始打听“冬天逮泥鳅”的办法。

  说起养殖泥鳅,其实源于一次“意外”。王世英村地势低洼,庄稼每年只能收成一季,村民生活并不宽裕。2016年,村里好不容易引来一个设施农业项目,却在建成之际遭遇了“滑铁卢”。村委会会计陈绪海带我来到一片荒地,说道“就是在这路过的这一趟高压线,建大棚影响了电力设施的安全,所以必须拆除,但是你跟人家户家已经有流转协议了,你要是退回去人家户家是坚决不同意的。”进退两难之际,看到已经挖好的大棚,陈绪勇突发奇想,决定尝试水产养殖。2017年开始,他就多方打听,辗转天津、连云港等多地考察。看到外地有农民靠养殖泥鳅致了富,他也试着养起了泥鳅。不曾想,一上来就挨了一闷棍。“第一次我们投了有20万块钱吧,当时是有30亩地,养的趋势看着很好,但是突然有一天天气发生变化了,阴雨天太闷,水质产生了变化,鱼中毒,造成了大面积死亡,基本上全军覆没了。”第一次养殖失败并没有阻挡陈绪勇的脚步,倔强的他又购进了第二批鱼苗。这一次,他可是一点也不敢大意了,干脆住在了池塘边。

  陈绪勇说,那时候他每天晚上把车开到池塘边,在车里睡,定上表,每两个小时起来一次,检测水质做化验,同时观察鱼的情况,第二次终于成功了,把第一次赔的钱全算出去,每亩地赚了八千块钱。

  养殖泥鳅挣了钱,老陈就琢磨着拉着大伙一起干。村南的一处废旧窑厂,正是天然的理想场地。可没成想,村民们压根儿“不买账”。“开村民大会会征求他们的意见。当时老百姓说这就叫胡扑,说我们鱼都没养过,你去搞台湾泥鳅去。”陈绪勇笑着说。村民陈瑞瑞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都不相信这个事,因为没人接触过,尤其是在北方养泥鳅。要想承包我们的地可以啊,挣了钱是你的,赔了钱也是你的,但是别耽误我们承包费就行了。”最终,陈绪勇承诺,一亩地给1000块钱打底,如果赚了钱,还可以分红。2018年,千鳅水产养殖合作社成立了,当年就建起了12个标准化养殖场。2019年,合作社收益超过300万元。今年,正当老陈还想继续扩大规模,大干一场的时候,市场却出了问题。

  “打了三四次了,这是第四次了……喂,王总,咱到明天怎么样啊,能安排吗?你现在在黑龙江啦……我意思是你安排个小点的车先过来,咱这样,咱定死了,后天吧。”晚上,老陈一直在打电话。由于疫情,之前出口韩国的订单被迫取消,陈绪勇只能在国内市场找销路。原来定好今天到的采购商,却因为下雪没有来。老陈心里有点不踏实,又拨通了另外一个客户的电话。“唉王老板,怎么样在哪里收着泥鳅呢,……奥在湖州啊,现在30尾(一斤)左右的多少钱?……还高嘛……今年价格就是上不去了哈,咱跟去年的价格差的可不少啊……”陈绪勇本身身体不好,这几天忙得更是顾不上吃饭,白天事情多,晚上睡不好,身体终于扛不住了,今早血压一高导致了支气管破裂,咳了点血。他不慌不忙的叫来村医,打了止血针,但是血压还是降不下来,村医嘱咐他赶紧吃药休息。“王总,你穿的忒薄吧这个,等了你两天……”期盼已久的天津采购商终于到了,陈绪勇三步并作两步地迎了上去,“到时候你负责给我全弄出去,行吧”,凭借着“老关系”,天津采购商答应把泥鳅全部收购,但在高兴之余,老陈还是有一些“心灰意冷”,他说“今年卖这销路是没问题,主要是这价格,今年这价格跟去年得差四块钱吧,现在是七块钱,这还是小的,大一点的还要便宜点。”

  陈绪勇说,泥鳅价格卖不上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物流成本太高,如果能就近实现深加工,不仅能提高附加值,还能方便产品出口。但前提是,得有一定的养殖规模。他决定去镇上寻求帮助。“这个并不是所有的坑塘都适合,是这个意思不?这样吧,我让各个管区里把村里所有的坑塘都排查一遍,我这弄出个底数来,然后你派技术员,咱村村到……如果咱村里坑塘能适合咱养,不影响村里排水,那咱就用起它来。”柴胡店镇长付蕾对老陈的想法很是支持,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镇上决定帮他“跑银行”,找资金。一天下来,老陈收获满满,虽然没有“一蹴而就”,但至少让他看到了二次创业的希望。他信誓旦旦的说道,“等来年一开春化了冻,就想把加工厂建起来,到那时泥鳅的价格就有了保障”。回到基地,陈绪勇拿出一个小纸袋,给我们展示从韩国带来的深加工样品,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鱼干,承载着老陈“强村富农”的大梦想。“你别看(个头)小,这样的我们养殖户一年能养三季,在国内这样的十五六一斤,但是我们加工好了卖韩国是一百八一斤,你看我们用的韩国的化妆品,60%的附加料都是从泥鳅深加工提取的,我们在这里给他提供半成品。”老陈显得底气十足。

  眼下,陈绪勇的泥鳅养殖基地已经扩展到周边16个村,养殖面积超过3000亩,带动村民人均年收入超过了26000元,被评为山东省新型职业农民乡村振兴示范站。老陈说,2019年村里的村民大会上,他向全村老百姓承诺,到2022年村集体收入达到30万元以上,让村里每一个超过60岁以上的老人,享受每个月600块钱以上的生活补助。

  在宁津,越来越多像陈绪勇这样的“领路人”坚守梦想,敢想敢试,在纵横阡陌的乡野结出现代农业的累累硕果。北京新发地宁津种植基地、深圳“自然之星”有机蔬菜种植基地、德州新好农牧生猪规模化养殖项目等一批“新六产”项目加快实施,开创了宁津高质量推进乡村振兴新局面。